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iu-11博客

南洋6536的兄弟姐妹们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央视的幸福调查很搞笑(转贴)  

2012-10-19 16:44:52|  分类: 转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日期:2012年10月08日 09点18分
央视的幸福调查很搞笑最近央视的“你幸福吗”系列报道算是火了。先是某人答非所问:我姓曾;再是郑州就读大学生称最坏的事是接受采访时,队被人插了。而拾荒老人称我耳朵不好更是让人哭笑不得。也许幸福是什么,没有标准答案,但什么是不幸福,大家都清楚…
幸福不可以被感觉到,只有不幸福才会
【央视的幸福调查很搞笑】 - wmy1923 - wmy1923的博客央视问你幸福吗?路人回答我姓曾
拿着话筒到处拽着人问"你幸福吗?"很不着调
幸福不可以被感觉到,只有不幸才"有感",就象自由不可以被感觉到,只有不自由才会。
幸福感是一种纯粹内心的感受,是一种形而上的东西。当你抬头猛然对着摄像机,接着一个大棒子话筒塞到嘴边,同时有人抛给你一个“幸不幸福”这么高度抽象和不着边际的问题,你的脑子需要在电光火石之间对“幸福”这个词发生联想,并快速检索你短暂的一生。你可能想到小学老师对你的表扬,也可能想到被暗恋对象拒绝后还踩了一脚狗屎;你可能想到曾经买了五年彩票终于幸运的中了20元大奖,也可能想到被老板臭骂一顿可他却是拖欠你工资的人……
“幸不幸福”的确是个很复杂的事情。执着于某一件事就下判断,无疑显得目光短浅;综合统计考量,难免又瞻前顾后犹豫不定。这个问题若要真的用心回答,可能需要开列一个很长的清单;但思考久了,就会有另一个疑问,为什么要说起幸福这个事呢?
当然,央视也有可能是高级黑
央视新闻向以严肃一板一眼不苟言笑一本正经正襟危坐著称,这次播出与其一贯风格格格不入的新闻,让很多人惊诧。央视完全可以将这些不符其价值观的采访片段弃之不用,而播出那些“当然幸福啊”“幸福极了”“很幸福”“幸福”的采访啊。这种段子不是观众所喜闻乐见的,是观众都觉得太假了的,可早已习惯的我们,应该也不会有太多的反感。几十年都是这么过来的,以后可能还会那样玩下去,有什么关系呢?
那么还有一种解释,那就是央视的“你幸福吗”调查是高级黑的一种,否则那些诡异的回答怎么会播出来呢?否则为什么总是找一看就不是传统央视采访对象的人调查,?也都没有安排好人和答案?从这个角度来说,他们使用的是“弱者的武器”,以此来消解与恶搞这种政治命题的虚伪与空洞,真是“用心良苦”。
幸福与否,答案就在受采访者的回答中
【央视的幸福调查很搞笑】 - wmy1923 - wmy1923的博客央视问不幸福是啥,路人回答队被人插了
“我姓曾”背后是打工者被城市隔离、遗忘的不幸
绝大多数人似乎都把目光聚焦在“我姓曾”的笑话上,不管是解读为答非所问的误听盲答,还是有意揶揄的黑色幽默,抑或是其他层面的解读,这些都是我们的妄自猜测。但是他还说了一句更有信息的话,那就是“我是外地打工的,不要采访我”这句话。它貌似简单、并无笑点,被大家所忽略,但背后却隐藏着他持有的情绪,更牵扯着这个群体共有共通的情绪。
“我是外地打工的,不要问我”,显然,面对记者的突然涉入,大叔首先想到的不是接纳,而是表明身份,划清界限的拒绝,言下之意:“我是农民工,你应该离我远点,我们不应是一个话语圈的人,更不是一个生活圈的人,我们是有距离的”,言语间无不透露出自己的“过客”、“卑微”、“渺小”、“心酸”般沉重底色,像是戴上沉重的铠甲,避免与外界沟通,又像是划清界限的自我防备,谨防受到欺骗与伤害。为何如此?
在中国,“农民”是个苦难性的弱势代名词,而“农民工”又与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加之常年在外,背井离乡,又长期有被城市拒绝容纳的境遇,他们到处碰壁,遭受形式各样的不礼遇、不正看的非正常待遇,犹如惹嫌的弃物盲流一般。长久下来,自然而然,就会萌生出自我封闭的消极状态,生怯、自卑、无力感增强,抗拒与外界沟通。
所以说,农民工大叔的第一句推脱,“我是外地打工的,不要问我”,就已经回答了记者的“您幸福吗?”的问题了,记者真的没必要再追问下去了。
“我耳朵不好”背后是73岁老人靠捡瓶子吃低保度日,你说他幸福吗?
当央视提问拾瓶子老人时,老人说政府好。相信老人是条件反射,觉得有几百块低保,就该说政府好。我们不禁反问,政府是否已经做得够好,要知道很快很多地方捡个瓶子都要持证上岗了。
老人代表了大多数国人对幸福来源的看法,那就是——人民幸福是党和政府恩赐。但这是一种错误认识,这种说法听起来极不寻常,每个人的命运是由自己掌握的,我的幸福我作主,那种“等靠要”的想法是要不得的。一个等天上掉馅饼的人,其最终命运就是饿死。“人民幸福是党和政府恩赐”的说法有违常识,也不符合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。
要真正破除人民幸福是党和政府恩赐的错误认识,媒体负有重大责任。说“人民幸福是党和政府恩赐”是一种错误认识,不如说是一种陈腐观念、惯性思维,它是由媒体反复灌输而来。电视上经常有农民数钱并对着镜头大谈“感谢党的政策好”的画面,也不乏受助者给官员下跪的镜头,此类信息若非摄制组导演出来的,至少也是他们特意选择的结果,他们把民众对党和政府的感恩戴德当成了新闻宣传的“点睛之笔”。
追问幸福之前,请先问问政府为国民幸福做了什么
【央视的幸福调查很搞笑】 - wmy1923 - wmy1923的博客央视问了半天幸福,路人说我耳朵不好
政府能为国民幸福做些什么
我们审视我们是否幸福的时候。我们又当反过来自问:政府该为“幸福”做些什么?
如果,我们身边还有太多的腐败没有清除,还有损害社会公平正义的现象发生,从而导致潜规则横行,歪门邪道得逞,那么,我们何谈幸福之有?如果,我们身边还有这样那样的入学难、看病难、办事难等民生难题受到“阻滞”,还得为了这些日常“大事”而焦头烂额,那么,我们何谈幸福之有?如果,我们身边还有着食品不安全的严重威胁,一不小心就要为食品之“毒”付出残疾甚至是生命的代价,如果我们身边还有着我们倾尽一生积蓄都没能够付清的高价房贷,每天过着奴役一样的巨大压力生活……..如此等等,我们何谈幸福之有?
也许老百姓对政府的要求很低,那就是没有贪腐、医疗、教育、养老问题上政府别糊弄大家,老百姓的幸福感应该就会提高很多。
政府若不能给国民幸福,那么就应该让人民大胆探索自己的幸福道路
长期以来,官员干部习惯了“为人民做主”的话语方式,这里面,就包括人民的幸福感。官员们总是觉得人民是需要帮助的,甚至是愚昧的,而自己则是英明的,是真心真意为老百姓办事的。基于包括这些原因在内的种种原因,出现了替农民做主种什么样的蔬菜,替工人做主生产什么样的产品等干预行为,还美其名曰调控、引导市场。为人民做主,有时会做错主,惹来非议;有时却也能做对主,被誉为高瞻远瞩。
可是,谁想过人民在被做主的时候,人民有什么想法呢?人民的想法自然或不自然地被忽视、被忽略,人民常常只是决策的旁观者、接受者。如果决策正确,人民幸甚;如若决策错误,人民便没有了好运气。可是,谁能保证领导的决策永远都是正确的?可能更多的情况下面对决策失误,领导一句“花钱买个教训”也就解脱了,只要出于公心,好心办了坏事还是好心。可是轻描淡写的背后,却没有顾及到政策接受者的感受。在社会主义条件下,人民当家作主是题中之义。可是有些时候人民的主人身份却有意或无意地被扭曲了,人民做不了自己的主,人民只能“被美好”、“被参与”、“被主动”,乃至于“被幸福”。
真正要让老百姓幸福,就应该还权于民,就要尊重人民首创,让人民群众大胆探索自己的幸福道路。人民是不是幸福,最大的发言权始终是自己,而不是别人。幸福从来都不是强压出来的,更不是施舍的。
结语
君要臣幸福,臣不得不幸福,这大概就是中国人的幸福了…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