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iu-11博客

南洋6536的兄弟姐妹们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童年的夏天  

2012-07-26 15:32:40|  分类: 回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们小时候,上海的夏天没有现在这样闷热,温度一般都在33度左右。我们当然没有空调,连风扇都是以后才有的,那家有个华生电扇那是了不得的事情。记忆里,上海的夏天天气都很好,阳光灿烂,那时候的天空是蓝色的,不象现在的天空灰不啦叽,说不上是什么颜色。夏天的时候,我们小孩都在外面玩,很少在家。放学回家后,我们把书包一扔就出门了,打弹子,踢球,刮纸牌,一直到大人叫我们吃饭才回家。吃完饭,经常继续玩。所以我们小时候都是又黑又瘦。那时候,基本没有什么家庭作业,所以可以这样玩。

放暑假了,常常是我们玩得最开心的时候。我们结伴出游,到郊区一些我们听说过但未光顾过的地方去玩。我们曾去过新龙华铁道火车经常开过的地方,看着来来往往的火车也感到新鲜,有时甚至把耳朵贴在铁轨上听远处传来的火车声。去过龙华周围的几座破旧的钢筋水泥碉堡,还在曾关闭了的龙华宝塔附近转一转,到龙华庙里逛一逛。每到周末,扛着凳子和椅子去看露天电影时的兴奋至今难以忘怀。

在暑假里,玩得最开心的就是斗蟋蟀了,那时我们龙山新村周围都是农田,走在田埂上,在那里我认识了什么是狗尾草,什么是蟋蟀草,什么是油葫芦草。狗尾草的穗像一根狗的尾巴,不过它没什么用。如果从路旁拽一根比较纤细的蟋蟀草,将它从穗部对劈开来,再用手指拢着往上一薅,就做成了一根漂亮的斗蟋蟀用的引子。油葫芦草长得和蟋蟀草一样,只是更为粗壮,用它来斗蟋蟀不行,可也没见过有人用它来斗油葫芦,一种长得像蟋蟀,比蟋蟀更大的昆虫【三梅子】。还有抓知了也是很有趣的,偷偷拿了家里面粉,揉成一个面团,再用水不断淘洗,最后行成面筋,放到竹竿尖上,到我们新村旁的小树林里,爬上爬下还真能粘到知了。

那时候,上海也会有高温天气,35度左右,因为没有空调,没有风扇,所以是摇着蒲扇过日子,睡觉也是这样。身子和席子的交界部位总是汗湿的,需要经常翻身。有时你看到别人在睡觉时,那人会突然猛打自己一耳光,或者在身体的某一个部位来上一巴掌。那不是因为那个人有自虐症,他是在打蚊子。小时候的夏天,白天听着知了的叫声醒过来,晚上伴着蟋蟀的叫声入睡。现在真听不到这些昆虫的声音了。记忆中,还有那些夏夜围着灯光飞舞的小绿虫,以及又大又凶狠的蚊子,如今却看不到了。我经常捉到过两寸长的蚱蜢和螳螂,还在我家前面的那条小河里用网兜捞过小穿条鱼。

我们的小学童年时代无疑是快乐而自由的。不管那个年代的物资生活有多艰难,多匮乏,我们作为孩子对这些感受并不深刻,留在我们记忆中的只有那无忧无虑的玩耍,特别是每年的夏天,暑假。

如今的孩子再也不会有这样美好的童年了,特别在暑假期间,他们的生活都被刻成了一个模式,那就是上补习班、做功课、参加音乐或绘画训练、再就是什么奥数之类的补习班。在那些活动中,快乐很难说,自由更是无从说起。如果我们现在给他们谈起我们童年的乐趣,一是羡慕,二是不一定理解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